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陶都喀左

喀左紫砂壶,牛人白雪峰

信息来源:今日辽宁 发布日期:2018年5月17日浏览:12
分享到:
喀左紫砂壶,牛人白雪峰

2013 年 9 月 25 日,中国喀左紫陶艺术展上,在喀左晚窑展厅,我见到了以紫砂泥为材料创作的名为《沧桑》的作品:两扇颇为古老的木门封闭着,清晰的木纹,枯朽的门框,厚重的门墩,凹显的榫眼,古铜色的门环和门面上两只褐色的虫蜕,让人不由得心灵震颤,浓浓的乡愁油然而生——这是一道历经百年风雨洗礼和世事变迁依然屹立的门啊,它穿越了时光,在现代的富庶和繁华中静默着,守候着……那时候,我才知道作者的名字——白雪峰。

1

梦想,点亮贫穷少年学艺路

1970 5 月,白雪峰(蒙族名字扎那)出生在辽宁喀左县白塔子大阳山下。父亲在广电站上班,母亲是农民。母亲年轻时曾是桂林歌舞团演员,舅父则是桂林市画家,受他们影响,白雪峰从小喜欢艺术,尤其喜欢画画。有一回,父亲下乡四五天没回家,他不知哪来的胆量,八九岁的他把自家的房梁和墙壁都画上了山水花鸟人物,之后却吓得不敢回家。没想到父亲非但没责备,反而给了他赞许,这让他学画的热情更高了。13 岁那年暑假,他远去草场拜师学画,翻山越岭30 多里,一坚持就是一个月。

有一年,他有幸参加了县文化馆办的书画培训班,一个多月里,他如鱼得水,接受了正规的素描训练。鲁美的老师夸他的素描作品超过大一学生的水平。那时候,他已经小有名气,经常有人来要画。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机缘的巧合,他居然喜欢上了收集陶片。一块块残损的陶片从大凌河的两岸汇聚到他的收藏箱里,没事时就把玩,有的竟润出了手泽。

在紫砂陶器陈列馆里,一件古意颇浓的手工紫砂陶艺品让他心跳加快,血脉喷张,仿佛前世缘定,少年时的紫砂情结牢牢地拴住了他,从此,他与紫砂难解难分。有一回,一个亲戚从南哨带回点紫砂泥料,他爱不释手,捏小人,捏茶碗,都栩栩如生。

遗憾的是,他想去南哨陶瓷厂打工,托人找了几次都没能如愿。初中毕业后,因家庭生活困难,白雪峰只能辍学,先后当过临时工,搞过建筑装饰,做过户外广告,开过理发店。然而,他一直没有放弃对艺术梦想的追求。

2

缘分,仿佛前世注定

1998 年,为了艺术之梦,白雪峰投奔深圳的亲属想做美工,可活儿难找,只好重操旧业。在理发之余,他喜欢去文玩市场转转。在紫砂陶器陈列馆里,一件古意颇浓的手工紫砂陶艺品让他心跳加快,血脉喷张,仿佛前世缘定,少年时的紫砂情结牢牢地拴住了他,从此,他与紫砂难解难分。

有一件事一直让白雪峰耿耿于怀。1989 年,喀左县政府曾请宜兴的专家来喀左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本地陶土研究,结论竟是:宜兴紫砂的分子结构是球状的,喀左的是片状的,不适合做手工紫砂。

熟谙喀左陶器历史的白雪峰想不开:把中华文明史向前推进了一千年的喀左东山咀文化遗址中发现的陶器就是手工制作;喀左在汉、宋、元、金代的代表性紫砂精品,也都是手工制作;他在大凌河两岸收藏到的陶片,哪一片不是手工制作?他曾经去过的利州细瓷古窑,那窑壁熏出30多公分釉子证明喀左的手工制陶历史有多么悠久,咋先人能手工做,我们就做不成?咋人家南方的大师能,我们就不能?

真是我们的紫砂矿土有问题吗?怀着这些疑问,2003 年,白雪峰放弃了年收入十几万的美容美发工作,步入充满坎坷与挑战的手工紫砂陶艺事业。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个错误的结论。这个错误的结论蒙蔽了喀左16 年,让喀左的紫砂制品停留在大批量工艺注浆形式制作上,而这16 年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

3

奇迹,喀左晚窑诞生

朱小仙和张玉林是白雪峰的老前辈,都不同意他涉足这个领域。从喀左走出去的中国陶刻第一人陈福诚也不同意。因为风险太大了。

然而倔强的白雪峰义无反顾。他把喀左和宜兴的陶片分别砸碎研究土层结构和断面构造,查看目数,分析紫砂颗粒、粉尘、包浆的结构形成,将喀左的紫砂泥料粉碎研磨,反复配比,做成手工试片烧制。光买来的陶瓷泥料配比书籍就花了一千多元。他无数次找当地的陶艺专家请教,走遍喀左紫砂原矿区采集矿料样本,去专业机构做成分鉴定。拉着原矿土去宜兴、景德镇、广东佛山、山东淄博、河北唐山等地拜师学艺,曾经在返程的高速公路上被大雪封堵三天,也曾经一天跑1500 公里不知疲倦。在宜兴那个小得除了一张床只够转身的“紫藤旅社”,一住就是一个月。冬雨阴冷潮湿,冻得他两腿骨头疼。因为没钱,只能顿顿吃面。那位民间制陶师为他的至诚所感动,终于告诉他真话:喀左的紫砂矿料跟宜兴的一样,能做手工壶。而摸索到做壶用的合宜配料及炼制温度,他用了整整两年!

到了2004 年底,50 万元的积蓄全部花光,贷款50 万元用尽,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为了维持生计,他背着熟人起早贪黑拉客赚钱。买设备时资金缺口大,只好把自己的爱车贱卖掉。看着烧制失败堆叠如山的残陶壶片,给他打更的老头儿把自己的养老钱借给他。“当一个人感觉到肩上有一种使命感的时候,一切都显得无所谓了,仿佛那悲欢也不是一个人的。”这就是白雪峰的胸怀与担当!

经历过无数次的试验、失败,再试验、再失败后,2005 11 月的一个夜晚,经过一天一夜的烧制,“东北第一把手工紫砂壶”烧制成功!当那把亭亭玉立的紫砂壶呈现在他眼前时,一个颇富诗意的名字——“喀左晚窑”诞生了。经历千辛万苦和诸般磨难,他终于找回了失传200 多年的东北手工紫陶技艺。白雪峰一举成名,晚窑紫砂艺术制品有限公司也应运而生。从此,晚窑扛起了“手工制陶”的大旗,以振兴喀左紫砂为己任,带领喀左紫陶业走上了复兴之路。

第一把手工壶的烧制成功,标志着喀左的紫砂泥料完全可以制作高品质的紫砂壶,也证明了喀左的紫砂泥料是一种高档的紫砂泥料。喀左的制壶历史也将翻开新的篇章,由粗放型的工艺注浆形式制作转向手工拍饼和盘饼精细制作,由纯粹的实用型向兼具审美与收藏价值的艺术型转变,这个转变为喀左迎来了紫砂壶艺事业的春天。

4

灵魂,与紫砂艺术碰撞中升华

当热爱与财富无关时,其灵魂必经受了于高处碰撞后的阵痛与洗礼,就像闪电必于高空擦亮一样。

早就知道宜兴有一种叫“黑墩头”的上等紫砂矿料制品颇受欢迎,白雪峰凭直觉断定喀左一定有类似的矿藏。于是他一座山一座山地攀爬,一个矿一个矿地寻找,跑得脚底起泡,脸色黝黑,身体消瘦,终于在2012 2 月,找到了这种原料并制作出了精美的紫砂壶。因其壶身浑朴厚重,古雅光泽,便将其矿料命名为“黑灯头”。

该矿料外观呈褐色,经辽宁硅酸研究所检验,富含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其中铁含量达35.28%,在全国紫砂泥料中独居首位。20127 8 日,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寻宝》栏目组走进朝阳时,资深鉴赏专家蔡国声教授对喀左晚窑原矿“黑灯头”泥料做出鉴定:“喀左黑灯头紫砂泥料浑朴厚重,透气性强,不需添加任何色素即能形成天然水色,是塞北地区新开发的紫砂品种,若再经过艺术加工,极具收藏价值。”

2013 10 月,“黑灯头”泥料制备方法获得“发明专利证书”。经过收藏家们的把玩养护,壶身日渐细腻、晶莹、光滑、净亮,如玉似鉴,“黑灯头”的系列制品备受茶友和藏友喜爱。晚窑的灯光照亮了白雪峰的一个个不眠之夜,精美绝伦的紫砂艺术品和手工紫砂壶一件件诞生了。

2012 9 月,他的紫砂作品《对唱》在第二届“红山文化杯”东北亚工艺美术精品大赛上获金奖。作品创意源于人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意在唤醒人类保护生态家园:一块枯朽的木头上,两个树疤如同母亲干瘪的乳房,两只蝉伏在旁边拼命地哀嚎,在毫无生命的朽木上互相慰藉,一种渴望绿色与生命的主题呼之欲出,发人深省。

2013 1 月,他的《红山化龙壶》在全国陶瓷上海展中获金奖,并获得设计专利证书。该作品以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C型龙”为原型,壶提是一朵花,寓意“朝阳是第一朵花盛开的地方”,壶嘴处为飞龙的抽象造型,有龙吐祥瑞之意。一把壶涵盖了华夏文明,写满了祝福吉祥,创意奇巧,造型圆润,浑朴厚重,气韵天成。2016 3 月,他的《紫砂大汗帐壶》在第51 届全国工艺品会“金凤凰”大赛上获金奖。作为成吉思汗的后裔,他把对祖先的追忆与崇敬融入创作中,突出大汗帐篷恢弘的造型气势,将帐身和帐顶配上蒙式如意纹饰,充分彰显了蒙古大汗的尊贵与威严。壶把形似蒙文字母,既不失美感又把握舒适;壶身及壶盖饱满匀称,是汗帐的主体象征;壶嘴也融入蒙文字母元素,与壶身浑然一体,整把壶彰显出大汗帐的神韵。

用最简单的符号将更多的文化内涵和民族历史风情融入到壶形中,寄予向善向美和幸福吉祥的寓意,这是白雪峰的追求。以往的 20 多件获奖作品多融入当地的红山、佛教、化石、三燕等文化元素和民族风情元素,东北特色浓郁。下一步,他要站在全国高度,以美的器型为内核,以中华文化为灵魂,让紫陶制品承载更多的内涵!


版权所有:喀左县人民政府  主办单位:喀左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地址:喀左县大城子街道团结路45号  邮编:122300 电话:4826823 [网站地图]

辽ICP备06002381号 辽公网安备21132402000004号  网站标识码:2113240044